悟空追书

字:
关灯 护眼
悟空追书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段衡

第三百四十九章 段衡(1 / 2)

     天才一秒记住「悟空追书」地址:www.wkzs.com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更新最快!

段衡听了古笑天的话,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丝忧虑,问道:“师父,你不觉得这次我大哥的死很蹊跷么?大哥断臂,实力大损,却还被指派去完成这等危险的任务,难道……”

“住嘴!”古笑天厉喝一声,打断了段衡的揣测,声色俱厉的说道,“教主虽然入魔,可对兄弟还是那样肝胆相照,否则我为何会一意为他卖命?”

“这……”段衡自然不知道,他刚刚竟然无意中猜到真相,只是这毕竟有些没有根据,樊天涯如果真的想杀欧阳劲,早就动手了,也不会让鬼医救他,何况古笑天与樊天涯的关系又是情同手足。在古笑天面前,说樊天涯的坏话,委实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当下段衡一叹,又说道:“好吧,是徒儿胡思乱想了,师父不要生气!那我想问师父,龙摩一事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古笑天明知故问,又看到段衡有些忧伤的眼神,不禁又说道,“你一直叫他龙摩,显然还在恨他害得欧阳断臂是吗?”

“哎!我是恨他!”段衡叹气一声,承认道,“但是他毕竟是我二哥,也是我大哥生前,最想救回的人!何况他又身为河套之主,手下将士、高手都是不少,如果他清醒过来,一定会与我一起,杀上青城山,灭了松风观,绝了青城派的道统!”

“子龙如果能恢复记忆,第一件事就是为欧阳报仇!”古笑天双眼含泪,说出了他心中所想。

“可惜,二哥已经不是从前的二哥了!”段衡又说道,“师父,你与子龙名为师徒,实与父子无异!难道师父你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孩子,被人拿来作为练功的炉鼎,直到榨干最后一丝价值么?”

“你……”古笑天无奈的指了指段衡,良久说不出话来,幽幽一叹,才说道,“哎!子龙现在入魔太深,我也是无能为力啊!”

“我们可以找无仙大师帮忙,记得我们在河套作战的时候,就是无仙大师用内功抑制住了二哥体内的魔力,才让二哥苏醒的!我想就是佛能克魔的缘故!”段衡胸有成竹的说道。

“去找无仙?这怎么行?这等同于背叛教主!”古笑天断然否决了段衡的提议,看着段衡失望的眼神,缓缓说道,“我二十多年前,亏欠了樊教主一次,今时今日,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了!教主能让子龙和我一起并肩作战,就是相信我不会背叛他,他对我如此信任,我怎能忘恩负义?等樊天涯完成夙愿,成就神功,我必定劝谏教主,让他还子龙自由之身!到时候再去找无仙救子龙,如何?”

“师父,不是我说你,你这等想法,无异于痴人说梦!”

段衡毫不客气的揭穿古笑天的一厢情愿,说道,“樊天涯练得武功,是以圣骷髅魔力为引!这魔力入体,直会让人心神大乱,不得安宁!不说子龙到时候能不能回头,你觉得魔功大成的樊天涯,真的能回头么?”

“哎……”古笑天有些叹息的坐回到椅子上,颓然说道,“我也知道,可是我已经背叛过一次教主,今生今世,即便是死,我也不能再背叛他!”

“那难道你能眼睁睁的看着你那亲如儿子的子龙,继续沦为他的炉鼎么?”

段衡见古笑天态度坚决,也就没有揪着樊天涯这边不放,只是说起子龙的事来。

“好了!等樊教主大功告成,我一定设法救回子龙!到时候他如果怪我,我就以死谢罪,这样总可以了吧!”古笑天也是被到了墙角,有些歇斯底里的说道。

“哎!”段衡听到古笑天宁愿死,也不愿背叛樊天涯,心中也是黯然,虽然无法救回子龙,但是他对古笑天的坚持,也是充满了敬意,当下说道,“既然师父坚持如此,那就照师父说的来吧!只是我希望师父你能多想想,是愚忠一个人好,还是为天下苍生着想好!”

说完之后,段衡轻轻拱了拱手,转身退了出去。古笑天幽幽一叹,不再多说。

段衡回到房间,躺在上,不由得伤心落泪。虽然已经熄了现在就去给欧阳劲报仇的念头,可是心中那股子悲伤,却始终无法平复!

当下,他做了一个决定,去找子龙,也不知道这个决定是福是祸,但还是起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来到子龙的房门之前,轻轻叩击了一下。

里头的子龙本就没睡,听得有人敲门,不禁问道:“谁?”

“我!段衡!”段衡自报字号。

“段堂主?有事么?”子龙一听是段衡,心中有些奇怪,自己对段衡虽然有股子莫名其妙的好感,可是段衡却一直对自己冷的很,好似拒自己于千里之外!

如今段衡那结拜兄长过世,他应该悲痛莫名,找地方发泄去了,却怎么找到自己头上。

可他毕竟秉性纯良,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还是走到门边,把门打了开来。

就见到此时段衡的双眼依旧有些微红,发丝凌乱,整个人都是散发着几分颓废的气息,显然段衡还是心伤欧阳劲之死。

当下只见段衡说道:“龙护法,我心中堵得慌,如今师父受了伤,不宜搅扰,我想找个人聊一会儿,龙护法不介意吧?”

“这样啊!那进来吧!”听到这一向冷漠对待自己的赑屃堂堂主段衡,突然想要找自己谈心,子龙虽然奇怪,可还是选择聆听段衡的痛苦,不为其他,就为那心中的莫名的亲近之感。

随着出来的时间越来越久,他越来越倾向于相信自己内心那若有若无的感觉。对古笑天如是,对段衡亦如是。

说完之后,子龙也就让出一条路,请段衡进来,然后随手掩上房门,让段衡坐好之后,随口问道:“喝酒还是喝茶?”

“酒吧!”段衡坐下之后,听得子龙如此体贴,心中不由得一暖,这等兄弟般的体贴,却是让他对欧阳劲之死的忧愤,平复了不少,鼻头一酸,差点又流下泪来。

子龙听得段衡的话,当即点了点头,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坛子酒水,又摸出两只大海碗来,放在桌子上,为两只碗筛满酒水,重重的放下酒坛,然后端起碗来,对着段衡说道:“多的先不说,我们先干了这一碗!”

“好!”段衡闻言倒是高兴不少,依稀好似自己的那位忠义仁勇的二哥,好像回来了一般,欣喜的端起海碗,与子龙碰到了一起,说道,“干!”

说完之后,两人仰头干了这碗酒。然后把海碗重重的摔在桌子上。

两人的力道何其巨大,只是段衡愤恨出手,一下子就把这海碗摔了个粉碎,泼洒了一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我想再嫁一次 校花的贴身神医 脱胎换骨 霸道总裁:老婆复婚吧 悦来客栈 高冷冥夫:和你生个娃 炮灰逆袭:极品炉鼎要修仙 我的危险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