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追书

字:
关灯 护眼
悟空追书 > 大官人 > 第五一零章 负鞭请罪

第五一零章 负鞭请罪(1 / 2)

     天才一秒记住「悟空追书」地址:www.wkzs.com  大官人更新最快!

面对这种沧海桑田的改变,王贤不得不臭屁的暗叹一声,人生,还真是他娘的狗血至极啊

不过狗血的人生,总比狗屎的人生强的多吧……

‘只有强大起来,才会获得尊严、安全和虚荣。此言果然没错。,王贤好一会儿才定下神,端起酒杯朝朱六爷笑道:“还没谢过六爷昨夜相助。”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朱六爷赶忙谦逊着,但手上一点不慢,与他碰杯一饮而尽。

“对六爷来说,是举手之劳,但对在下却举足轻重。”王贤正色道:“我妻子当时受到惊吓,已然是病了,要是再继续在寒风中等下去,还不知会是什么样子。”他心里一直记挂着抱恙的林清儿,只是皇命之下、分身乏术,不由再次体会到身不由己的无奈。

“总之是件小事,老弟就别再谢我了。”朱六爷把酒杯一搁,一脸羞赧道:“不然我这张老脸,真不知该往哪搁了。”说着站起身,朝王贤深深施礼道:“老弟,过往是我不对,”说完又觉着这么说太轻描淡写,忙加重语气道:“是我的过错,哦不,是我的罪孽”觉着这个词的分量还算重,他才继续道:“我是一万个对不住你,你就是杀了我也应当。本打算明日一早,过去负鞭请罪,但想不到老弟却来了,真让老哥我无地那个自容。”

“负鞭请罪?”王贤一愣,旋即才明了,心中暗恨道,以老子的脾气,真该把你整得死无葬身之地才解恨区区一句道歉就想了账?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只可惜世事难料,自己如今处在一个万分凶险的境地——且不说皇帝命他三天破案,单说日后入镇抚司,那可是纪纲经营十多年的老巢啊王贤再狂妄,也知道自己单枪匹马,根本不是纪纲的对手。要想不被生吞活剥,只能尽可能的寻找盟友,或者至少尽可能的减少敌人。生存下去才是压倒一切的任务,在此之下,任何事情都可以先往后放。

对王大官人来说,节操这种东西,跟馍馍差不多,随时可以一口吃掉。

这就是他今日在小饭馆中苦思的结果。自从皇帝让他入镇抚司那一刻起,王贤就在不停思考该如何解这道超级难题。但在他看来锦衣卫真是铁板一块,根本没有自己插脚的空间。苦思无果之际,他终于想到了昨夜朱六爷的古怪言行……唯一的解释是,这老货提前就知道,他要被自己取而代之了。并且出于对皇帝的畏惧,或者其它什么原因,并不想跟自己搞僵……这就十分值得玩味了,因为纪纲肯定对这个决定大大的不满,作为他的下属,朱六爷就算不趁机整治自己,也会装作没看见自己的。

当时在广场,千百双眼睛盯着他们呢,朱六完全没必要放低身份和他搭话,还安排车送他回去。那不是既丢了面子,又惹得纪纲不快么?

所以王贤一直在寻思,是不是朱六并不是想象的那样,是纪纲的心腹。又或者他十分怕的最自己?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得了皇帝的吩咐之类……但无论哪一种,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锦衣卫并非铁板一块,有隙可乘

所以王贤当机立断,必须要暂时忘掉仇恨,来朱六这里一趟,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

见他面色晦明晦暗,显然不是那么容易解开心结,朱六竟作出个惊人的举动,他单膝给王贤跪下,解开衣袍,露出满是伤疤的胸膛,然后把一根黑黝黝,满是倒刺的皮鞭,双手递给王贤,闷声道:“任凭责罚,打死算球”

王贤不禁愣住了,好一会儿却不禁莞尔,心说你要是个美女,我还有兴趣跟你‘爱死爱慕,一下,但一个大糙老爷们,有什么好抽的?不过他还是把鞭子接过来,把玩一下,还真挺凶的,估计一下就能皮开肉绽。

不过说实在的,见朱六‘负鞭请罪,,他心里还是很愉快的,这说明自己的猜测没错,朱六急着跟自己搞好关系。

朱六等了好一会儿,却不见他动手,只好抬头一看,却见王贤盯着自己的胸膛出神,不禁一阵恶寒,心说这货不会跟朱高燧一个爱好吧,要是他想走我的谷道,我是答应还不是不答应呢?

王贤就是想象力再丰富,也想不到朱六爷已经准备牺牲色相了,他终于开口道:“六爷这一身伤疤,是怎么来的?”朱六身上的伤各式各样,十分恐怖。这样看来,皇帝说朱六因为身体不好,想退下来休养,倒也不全是托词。说起来,朱六和皇帝在这点上还真像,都是看上去龙精虎猛,实际上身体早被多年征战摧垮了。

“这都是跟着当时还是燕王的陛下,南征北战留下的。”提起身上的伤疤,朱六脸上登时来了神采道:“陛下每战必身先士卒,时常陷入重围,故而我们这些侍卫折损的最多,侥幸活下来的,哪个不是一身的伤。”说着炫耀似的指着心口偏右铜钱大小的疤道:“这是白沟河一战留下的箭伤,差那么一点,就呜呼了。”又指着脖子上的一道疤道:“这是从前征蒙古时,被鞑子的弯刀砍的,好家伙,厚厚的铁甲都被砍透了,不过也幸亏皇上给我们穿最好的甲,不然我这脑袋就搬家了…”他一样样指着身上的伤,一脸骄傲的如数家珍。待讲完了才黯然道:“不过比起阵亡的那帮兄弟,老子能活下来,就是天大的福分了。”

“可以说,你这是一身为皇上献身的勋章啊”王贤恰到好处的流露出三分感慨三分敬佩三分无奈,还有一分怒气道:“你让我怎么打?”

听他这个说法,朱六竟感觉比什么马屁受用,浑身骨头轻了一半,竟转过身道:“不要紧,往俺背上打,这里一个疤也没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沧狼行 高门贵妻 抗日之铁血兵魂 英雄联盟之荣耀崛起 崛起1892 我的冥王大人 重生之神级大反派 一世之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