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追书

字:
关灯 护眼
悟空追书 > 气御千年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怒发冲冠(下)

第六百七十五章 怒发冲冠(下)(1 / 1)

“何故如此震怒。∑飞㊣速中文网 w.féz.c≥”徐昭佩冷笑开口,她仍然在气我,她气我的原因和自甘堕落的原因应该是同一个,而且此事定然与我有关,可是我实在想不明白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五指合拢若不自刎,先断四肢,再斩其首。”徐昭佩身后那猥琐的孙公子令我心中怒火中烧,转而伸出左手逐一合拢手指

“娘娘救我。”那孙公子见我真要动手顿时吓的浑身筛糠。

“大胆狂徒,休想伤及本宫爱人。”徐昭佩瞪眼呵斥,她虽然装的很像,但是我仍然能够看的出来她是在故意气我。

我挑眉冷哼没有接话,缓慢的收拢了五指,像这种绣花枕头哪里有勇气自刎,五指收拢之后立刻扬手在房间外布下隔音屏障,随后晃身上前拽过那孙公子,一股灵气先行封住其七窍神府防止他疼痛晕厥,最后气凝右手硬生生的撕下了孙公子的一条左臂。

剧烈的疼痛令得那绣花枕头痛嚎不已,在房间的地面上剧烈的抽搐翻滚,如果不是我先前布下了屏障,他的嚎叫能传遍皇宫,即便如此我仍然没有停手,上前踏住他的躯干将其四肢全部撕扯了下来,最后方才起脚踏碎了他的头颅。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房间里的血腥场面令我有了些许报复的快感,也让我暴怒的情绪逐渐冷静了下来,徐昭佩手里有我的紫气宣纸,如果谁逼迫了她她完全可以撕掉或者烧掉宣纸来召唤我前来救她,但是她并没有那么做,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是自愿的。

“你为何杀他。”徐昭佩虽然被这血腥的场面惊的花容变色,却仍然支撑着出言发问。

“回答我的问题。”我正色开口,我此时心里异常杂乱,根本没有心情咬文嚼字。

“你为何要杀他。”徐昭佩并不怕我,她也坚持着要让我先回答她的问题。

“他不该碰你。”我犟不过徐昭佩的,这一点我很清楚,从我儿时与她一起玩耍的时候我就清楚我犟不过她。

“如此脓包杀之何用,你为何不去杀了萧绎。”徐昭佩鄙夷的冷哼。

“他是你的丈夫,再说当日你也是心甘情愿嫁给他的,我有什么资格杀他,我有什么理由杀他。”我怒目回视,徐昭佩头上的气息表明她至少还有两个面首,这几乎让我崩溃,我竭力避免的事情竟然还是发生了,此外徐昭佩当年被金刚炮送回徐家之后又被萧绎娶进了王府,归根结底还是她向命运低了头。

“一派胡言,我先前已然在信中向你言明经过,而今你何故说此违心厥词。”徐昭佩高声反驳。

“什么书信,你什么时候给我写过书信。”我愕然问道,从我来到这里从没有收到过徐昭佩的书信,她怎么会说给我写过书信。

“八年之前你那要好的师兄来到皇宫见你们的大师兄,我让他带给你一包果子,那手绢乃我贴身之物,你会不识。”徐昭佩的眼睛很大,此时心情也是暴怒,两只大眼睛着实骇人。

“书信是写在手绢上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当年我和金刚炮为师门报仇路过这里,正好碰到失散了的大师兄马凌风来向萧绎化缘重修紫阳观,那时候我不愿来见萧绎就把金刚炮派了过来,这家伙回去的时候的确拿了一包果子,并跟我说了一句‘是她送你的,反正你也不吃,我帮你吃了吧,’这一细节我记得非常清楚,但是我却没有注意到包裹点心的手绢上面写有字迹,那手绢里的点心被金刚炮吃完之后手绢自然是让他丢弃了,金刚炮是个马虎的人,不会留意那些细节。

“他没有交给你。”徐昭佩秀目圆睁。

“没有。”我愕然点头,“那手绢上面写有何字!”

“我心中所想皆在其上,当日乃父母绑缚将我送进宫中,与那独眼之人齐周公之礼也是他倚力用强,前番相见我追你未果,天可怜终于等到可以传信之人,寄书一封求你救我离去,谁知竟石沉大海,前番你又将双亲迁离都城,我只道你嫌我体秽不洁不愿与我相见,万念俱灰之下便自轻己身辱那萧绎脸面,以报当日辱我之仇,以淡念君剜心之苦……”徐昭佩悲声痛哭。

徐昭佩的话令我陷入了无边的痛苦之中,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我一直轻看了徐昭佩,如果我当日看到手绢上的字迹就不会是这种结果了。

“你从这里等我,我去杀了萧绎,带你离开这里。”许久过后我终于回过神来,我一直以为徐昭佩是在现实面前低了头,没想到萧绎竟然敢强迫她,看来我并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睿智。

“晚矣,大错已然铸成,今日杀他还有何用。”徐昭佩以袖掩面痛哭不已。

“你先与我离开这里,后事且容再议。”我此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事情的始末出乎我的意料,其实我的思维并不敏捷,之所以事事占据先机只是因为事先详加考虑三思而后行,今日之事太过突然,令我很是措手不及。

“我而今这般模样如何随你离去。”徐昭佩放下遮掩着脸面的衣袖,伸开双臂歇声叫嚷。

“我先去杀了他。”我转身冲出房门,萧绎在这件事情上是罪魁祸首,单是他强迫徐昭佩一条就够我杀他千百次,自己的女人主动躺在别的男人怀里是一回事,被人强行摁倒又是另外一回事,萧绎当年被我当街夺妻大丧颜面,心中窝火自然会拿徐昭佩撒气,徐昭佩受的苦楚令我不敢想象。

“你且饶他性命,我这般辱他他都未曾为难于我,况且已然留下了血脉,晚矣,晚矣。”徐昭佩追到房门便被我先前布下的灵气屏障挡住了。

徐昭佩的话并没有令我回头,很多事情她不知道,其实萧绎之所以不敢把她怎么样是因为怕我,而并非他胸怀宽广。

不管了,今天一定要弄死他,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小说 ,-,您的最佳选择!

热门推荐
绝世剑道 土豪系统 追魂记 爱上纯纯女房客 风华绝代 极品大高手 活死人新娘 黄河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