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追书

字:
关灯 护眼
悟空追书 >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 第1504章 :天赋会场(1)

第1504章 :天赋会场(1)(1 / 2)

     天才一秒记住「悟空追书」地址:www.wkzs.com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更新最快!

黑猫觉得……它也需要冷静一下。

房间里呈现出了一片诡异的寂静之后,坐在地上的罂粟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低笑,他曲着一条腿,一只手搭在膝上,懒散的看着两个被傲雪寒梅吓了一条的主人。

“二位不要介意,傲雪他本就是这样的性子。”罂粟觉得自己若是在不解释点什么,怕是日后会被君无邪修理。

“坐下说。”君无邪清了清嗓子,灵瑶殿殿主默默的做了过去,只是依旧扶着额头。

傲雪寒梅抱着小白莲站在一旁,小白莲看似极为开心,和见到罂粟时的反应截然不同,傲雪寒梅对小白莲倒也是十分的顺从,只是不知为何,君无邪仿佛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纠结和……委屈?

“傲雪和我们一样,都是幽灵界的,他这性子一直如此,方才你们见到的是他的本性,如今看到的不过是他为了应付小白莲强装的模样。”罂粟低笑着道。

苍御雪莲生来双性格,小白莲羞怯,醉莲暴躁,傲雪寒梅偏生喜欢醉莲那副清高傲慢的模样,想着接近,却被醉莲很是鄙视,每每见面不打个你死我活醉莲决不罢休。

可是打,天天打也不是个办法,未饮酒时,便是小白莲,傲雪寒梅对这种小孩子般的性子最是没有办法,却又想着接近醉莲,便只能在小白莲被欺负时,化身守护神,为他挡风挡雨,好让醉莲知道他的好。

奈何……

醉莲对他依旧嫌弃到了泥土里,反而是小白莲这个受气包,将傲雪寒梅守护神的形象坚定在心中,闹得傲雪寒梅毫无办法,只能在小白莲出现的时候,强装出一副守护神的姿态。

灵瑶殿殿主一直低着头没说话,像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沉默了许久之后,他才忽然间抬起头,看向被小白莲克的死死的傲雪。

“你既然可以如此,又为何要让我当初那般?”

傲雪寒梅一本正经道:“这小家伙不再时,我无需隐藏本性。”

灵瑶殿殿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君无邪见了他如此反应,总觉得有些什么,算是安慰,便递了杯水给他,灵瑶殿殿主满心思绪,倒是没注意。

等到一杯水下肚,他忽然间就僵住了。

他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又看了看坐在他身边的君无邪,他握着杯子的手忽然间一抖,当即起身,一言不发的快速从君无邪的房间里走了出去。

“你家主人这是怎么了?喝了杯水,怎么跟见鬼了似地。”罂粟恶劣的开口,他总觉得灵瑶殿殿主有问题。

傲雪寒梅倒也不矫情,直接道:“当时我与他灵魂链接的时候,他精神力比较弱,所以受到我的情绪影响很严重,我有时候控制不住情绪的时候,会做出点事情,你应该很清楚。”

罂粟微微一愣,脸上带着笑。

“你该不会是……哈哈哈哈……”

君无邪被罂粟笑的莫名其妙,好半天等到罂粟笑够了,他才对君无邪解释了傲雪寒梅做出的事情。

当初灵瑶殿殿主戒灵觉醒时不过是十四岁的少年,又因为天生体弱,身子骨一直不好,植物系戒灵觉醒之后,戒灵指环都不会显现出来,所以当初的灵瑶殿殿主很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戒灵已经觉醒。

他更加不会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间冒出了完全不属于他的情绪。

若是旁的倒还好说,可是,傲雪寒梅对女性无感,只偏好少年。

十四岁的灵瑶殿殿主身边也都是差不多年纪的少年,依照傲雪寒梅见到醉莲时的激动,就可以猜得出来,那时候的傲雪寒梅会有什么样的情绪,去引导灵瑶殿殿主做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灵瑶殿殿主本来好好一少年,硬生生被傲雪寒梅给祸害了,哪个正常的少年能够忍受的了自己对同性动手动脚?

傲雪寒梅的这种影响,直接给灵瑶殿殿主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以至于之后的很多年,灵瑶殿殿主但凡见到男性就觉得极为排斥,甚至于不愿意碰触任何男性用过的物品。

他压根就不愿意和其他少年发生点什么超友谊的事情,更无法接受这种冲动居然来自于他本身,在发觉傲雪寒梅觉醒的事实前,很长一段时间里,灵瑶殿殿主都生活在了巨大的阴影之中。

君无邪默默的听完罂粟的解释,忽然间心中生出了一股微妙的庆幸,她本还觉得小白莲和罂粟有些不正常,可是和傲雪寒梅比起来,他们俩简直太正常了。

她可无法想象,自己受到傲雪寒梅的影响,去对一些少年出手。

这一刻,君无邪难得对灵瑶殿殿主生出了同情心。

“难怪这灵瑶殿只收女弟子。”君无邪挑眉看着傲雪寒梅这个罪魁祸首。

“哎。”傲雪寒梅提到这个,还觉得特别的失落。

又说了会儿话,君无邪便让傲雪寒梅回去了,傲雪寒梅走时,小白莲还依依不舍的拉着他的衣袖,嘱咐他一定要多来看自己,傲雪寒梅虽然是连连点头,可是眼中却写满了,“绝不”俩字。

等到傲雪寒梅一走,小白莲忽的就抱起了酒壶一口灌下,醉莲紧接着就跳起来,把罂粟摁在地上揍了一顿。

君无邪坐在桌前,淡定的继续养花。

却不知,扶摇山上……

“大人……您让我们找的人,我们还是没找到。”一名男子哭丧着脸站在一个阁楼里。

阁楼的窗户边上,一个拄着拐杖的小老头缓缓的转过头,瞪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愤愤然道:“你们真是一群笨蛋!!我都把那小鬼的模样画出来了,让你们对着去找都找不到!你们真是……笨死了!”

男子尴尬的低着头,有些紧张道:“十五日时间眼看着过去一半了,要是过几天还没找到的话,神斗大会……”

“哼!让十二殿那帮傻小子们继续等着。”小老头傲娇的哼哼。

男子简直快哭了。

“大人,不能了吧?这已经推迟半月了,再往后推,怕是不合适了。”

小老头深吸一口气,“罢了,到时间就开吧。”

君无邪在灵瑶殿的日子,逍遥安逸,经过上一次的闹剧之后,灵瑶殿殿主也不知道是如何同那些“受惊”的女子们如何解释的,那些弟子们对于君无邪房里时不时出现的妖异美男子和冷傲美少年竟然就这么接受了。

随着这一种接受,每日往君无邪房中送吃食的弟子开始变得不同,她们将东西送过去后,也不是立刻就娇羞的跑开,而是会拎着食盒,等到门开了之后,在红着脸将东西递过去,接食盒的人,永远都不是君无邪,或是罂粟或是醉莲,有时候还是一个娇小软糯的小可爱。

每次三餐,送吃的过来的女子都不一样……

月婆婆时常站在君无邪的院门口,看着那捂着小脸娇羞的踩着小碎步的少女们,一阵叹息。

“殿下,君公子房中的那两位,是否和您的那位一样?”月婆婆来到灵瑶殿殿主的房间,诚恳的问道。

灵瑶殿殿主正侧躺在软榻上,单手支着脑袋,一手拿着本古迹翻阅,听到月婆婆的话他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只是慵懒的嗯了一声。

“这件事情是否要告知殿中的其他人?”月婆婆忧心忡忡道。

“不用。”灵瑶殿殿主懒洋洋道。

月婆婆看着自家殿主如此悠哉的反应,内心早已经是有苦说不出,眼瞅着那一个个小丫头片子满面桃花的模样,她还真有些担心。

灵瑶殿殿主见月婆婆还是没有离去,便放下手中的书籍,坐起身来。

“还有两日,神斗大会就要开始了,她在这里呆不了几天了,不用费事了。”植物系戒灵对于他们这些持有者而言,是福也是祸,即便是他的傲雪寒梅,知道的人也只有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几个心腹,其他灵瑶殿弟子并不知晓。

灵瑶殿殿主,并不打算让君无邪的戒灵属性暴露。

“是。”月婆婆点了点头,她并非不满君无邪,相反,她十分的欣赏那个安静沉稳的少年,君无邪给她的感觉很安心,不会像其他少年那样莽撞无礼,当初答应不会随意走动,君无邪自住进那间别院之后,便再没有踏出过一步,甚至于连院子都不常走出。

两日的时间转眼即逝,君无邪在神斗大会开始前一天收拾了东西,准备从灵瑶殿出发。

临行前,灵瑶殿殿主亲自在外殿送她离去。

见到君无邪时,灵瑶殿殿主的眼神微微一震。

“这几日叨扰了。”君无邪看着灵瑶殿殿主,礼貌的点了点头。

灵瑶殿殿主的目光停留在了君无邪的身上,片刻之后他忽然轻笑了一声,双手环胸,微微歪着脑袋,唇角勾起一抹慵懒的笑意,“用不着谢我,我不过是行个方便,倒是你,没有平白浪费这段时间。”

君无邪微微点头,转身准备离去。

灵瑶殿殿主却像是想要到了些什么,忽然间道:“下三界的人,莫不是都如你这般,天赋异禀?”

君无邪脚步微微一顿,却是什么话也没说,径自走出了大门。

大殿之中,子衿躲在柱子后看着那一抹远去的背影。

扶摇山顶,热闹非凡,经过了长达半月的等候,众人期盼的神斗大会终于要来临了。

君无邪回到山顶的时候,山顶上的人流比她走时多了一倍,一眼看去,密密麻麻人潮涌动,很难估量,这一次的斗灵大会到底会招来多少少年的奔赴。

以神斗大会要求的年龄界限,若是错过一次,便再无第二次的机会,如今中三界适龄年纪的都已经从四面八方奔赴而来,再加上这半月的推迟,更是给了那些来不及感到的人更充沛的时间。

在拥挤的人潮之中,君无邪娇小的身形来去自如,她选择了一间扶摇山顶最贵的酒楼暂住,因为上一次和其他三人同住的情况她不愿再遇见,便小手一挥,一人包下了一间房。

那间酒楼本身的价格就已经很高,房间也只是设为两人一间,可是偏生碰到一个这么豪迈的住,掌柜的几乎是笑颜如花的把君无邪给送了上去。

君无邪刚刚将房门关闭,便听到房外有几名少年的议论之声。

“这次神斗大会的人数可真多,也不知道到底最后能有多少人入得了十二殿和九宫的眼。”

“我听说这一次的神斗大会,九宫并不打算挑选弟子,应该都是十二殿选人。”

“九宫不参与?那岂不是机会更少了?”

“我看你们也就不要想那么多了,九宫的选人条件比十二殿还严格,若是我们连十二殿的标准都达不到,即便是九宫来了,也和我们没什么关系。”

“可不是嘛……”

门外的三名少年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正起劲,忽然间他们的声音就像是被人截断了一般,脚步声也停了下来,君无邪只听到另一个轻微的脚步声悠远而近从她门前走过,待到那脚步声消失之后,那三名少年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

“那小子你们见过没?”

“见过!不就是之前和人在街尾打了一家的家伙吗?”

“我也看到过,这小子长得妖里妖气的,看着就让人不爽,不过他那个戒灵确实……有些吓人。”

“他那是双头骨蛇!我听人说过!,那小子是炼骨族的人!”

“炼骨族!那岂不是很……”

三名少年边说边走,声音逐渐消失在了君无邪的耳畔。

“妖里妖气?”君无邪微微挑眉,还是炼骨族?

“大小姐!”君无邪还没来得及多想,夜煞和夜孤的身影便瞬间出现在了房间之中。

“大小姐这几日可安好?”夜煞单膝跪地,看着君无邪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穿越婚然天成 无法阻挡的薄先生 我在仙界送快递 特种兵之王 重生之我要生猴子 绝世神王 先结婚后恋爱 你用情深,引我入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