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追书

字:
关灯 护眼
悟空追书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一百五十八章:回宗门!上交丹方!晋国之策【新书求一切】

第一百五十八章:回宗门!上交丹方!晋国之策【新书求一切】(1 / 2)

     天才一秒记住「悟空追书」地址:www.wkzs.com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更新最快!

【紧箍咒】

脑海当中,一篇秘法浮现。

这是太上感应度人经中的秘法。

专门降服大妖大魔的秘法,以度化金轮化作紧箍咒,只要戴在邪魔头上,将会有无上伟力镇压,对方胆敢有任何一点异心,可诵念经文,镇压邪魔。

而若是对方敢出手伤害紧箍咒施法者,会当场遭到镇压,痛不欲生。

并且一旦被紧箍咒束缚,对方无法自行解除,除非成仙,而他人也无法解除,必须要比叶平强十倍以上的得道高人,才能解除这个紧箍咒。

故此得知这篇秘法。

叶平心中不由大喜。

说实话,对于这头大狱怨魔,叶平完全是不敢招惹。

毕竟境界摆在这里,元婴境的鬼王,聚集怨气所化,当初造就多少罪孽才能孕生而出。

可如今拥有紧箍咒后,岂不是白白多了一个元婴保镖?

想想看啊,元婴境的鬼王,那自己岂不是能在晋国横着走路?

“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此时此刻,大狱怨魔总算是回过神来了,天知道他刚才受了什么苦。

叶平的太上感应度化经,让他简直是生不如死,差点就想一头撞死。

只是待他回过神后,大狱怨魔不由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头顶上多了一个箍子,勒的死死,虽然不是很痛,但头顶上莫名其妙多了点东西,任谁都有些不舒服。

“这是什么鬼玩意?”

大狱怨魔皱着眉头,只是很快,他将目光看向叶平,眼神当中充满着凶恶之意。

“小子,怎么不继续念了?你继续念啊。”

大狱怨魔眼睛都冒火了,被这样折腾了一下,谁都不爽,更何况他还是鬼王?

轰。

大狱怨魔出手,想要镇杀叶平,不给叶平任何机会。

然而此时,冥冥之中一股恐怖的力量加持在金箍上,刹那间大狱怨魔脑海当中仿佛出现一尊无上存在,元神当场要溃散。

“啊!!!!!”

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起,大狱怨魔抱着脑袋,在地上疯狂打滚,他感觉自己的元神都要溃散了,这种感觉让他真的生不如死。

比之前还要可怕。

“恩公,这是怎么回事?”

夏青墨有些无法理解了,怎么好端端的变成这样?

叶平没有回答夏青墨的问题,而是看着在地上打滚的大狱怨魔道。

“你头上的金箍,乃是无上秘法,只要你对我起了任何异心,将会遭到元神镇压之苦,明白吗?”

叶平开口,用最简单的话,来说明现在的情况。

当下,夏青墨明白了。

但大狱怨魔不明白啊,这世间怎么会有这种玩意?

什么紧箍咒?他听都没听过。

可不管听过没听过,他唯一知道的是,再这样下去他必死无疑了。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高人,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大狱怨魔哭喊着,恳求叶平放过他。

当下,叶平念了一段咒语,果然大狱怨魔不痛了,神清气爽。

只是刹那间,大狱怨魔忽然再次出手。

想要袭杀叶平。

他压根就不相信什么鬼无上秘法,他就想杀了叶平,这样就能逃过一劫。

“啊!!!!”

杀猪般的嚎叫声响起。

大狱怨魔刚出手,那种元神溃散的痛感,让他感到浑身上下巨爽无比,爽到想死啊。

啊啊啊啊啊啊!

大狱怨魔在地上打滚,痛哭流涕。

“我错了,我错了,高人,我真错了,我只是想试试,单纯的想试试啊。”

大狱怨魔在地上哭喊着,堂堂鬼王,跟个孩童一般,在地上翻滚着,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一旁的夏青墨是彻底明白,为什么说妖魔险恶了。

都这样了,居然还偷袭。

吃一次亏也就算了,非要吃第二次亏。

“你真该死。”

如果不是需要借助大狱怨魔的力量,叶平也巴不得这家伙早点死了。

居然还想偷袭自己,若不是紧箍咒拥有神效,估计自己真要着道。

这个家伙,该死。

“我错了,我错了,高人,您就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大妹子,你赶紧劝劝你相公啊,求求你了,放了我吧。”

大狱怨魔哭的鼻涕都出来了,他真的受不了了,太难受了。

“他不是我相公。”

“还有,你的确要好好受罚。”

夏青墨连忙解释道,同时也有些没好气。

大狱怨魔的确该死,简直是阴险狡诈的结合体。

“啊啊啊啊,我死了,我死了。”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呜呼!”

大狱怨魔躺在地上,用脑袋撞地,看样子是真的很痛。

这是精神上的疼痛,不是那种皮肉伤,精神上的疼痛,超过肉体疼痛十倍以上。

就好像用一根棍子敲在你身上,虽然也会很痛,但更多的会是麻木,紧接着才是一点一点的疼痛。

可精神上的疼痛,譬如说牙齿内有神经,都不要说什么巨力撞击了,拿一根细针,稍稍顶一下,能疼到怀疑人生。

此时此刻,大狱怨魔就是这般,疼的怀疑鬼生了。

足足一刻钟。

叶平让大狱怨魔痛了一刻钟的时间,这才念咒,让大狱怨魔恢复正常了。

恢复正常的感觉,让大狱怨魔松了口气。

他躺在地上,如同一条死狗一般,浑身大汗淋漓,根本无法动弹。

一个元婴强者,成这般模样,可想而知是有多痛苦。

此时此刻,大狱怨魔是彻底对叶平没有异心了,他虽然阴险狡诈,但他不是傻子,这要还找叶平麻烦,自己就真脑瘫了。

休息了半刻钟后,大狱怨魔恢复好了,但依旧后怕,那种滋味他想一下都身子发抖。

“上仙,你把这个金箍拿走吧,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加害你的,我可以立下心魔大誓。”

大狱怨魔恢复元气后,无比可怜地看着叶平,哭丧着一张脸道。

“恩公,千万不要上当,这个家伙,满嘴的谎言,真要解除的话,我们可能就真走不出去了。”

夏青墨连忙开口,怕叶平上了他的当。

“放心,我没那么蠢。”

叶平点了点头,放过大狱怨魔?除非自己元婴境了,不然放过他?那自己真的失了智。

“大妹子,你这话就不行了,什么叫做满嘴谎言,我问你,从我出世到现在,我骗过你吗?”

听到说自己满嘴谎言,大狱怨魔有点不服气了,自己什么时候骗过人了?

言出必行是自己为人处世的准则啊。

“懒得跟你说。”

夏青墨不愿意跟大狱怨魔争吵什么,她已经看透了这个家伙,满嘴谎言。

“上仙,你就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出去,好好做鬼,说实话,你让我跟着你,反而是害了你啊。”

“封印一解除,估计马上要来人,到时候他们看到您和我在一起,指不定觉得您是魔道中人,回过头加害于你,那岂不是倒霉?”

“我这人,天生贱养,您直接放养我,让我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如何?”

大狱怨魔后悔了,他后悔没有早点杀了叶平,也后悔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叶平,要是早点放过叶平的话,也就没这么多事了。

弄得现在头上带着一个金箍,又难看又麻烦。

“别废话了,金箍是不会解除的,你以后就跟着我,我慢慢帮你度化怨气,也早点让你赎罪。”

叶平没有理会大狱怨魔。

而大狱怨魔则喋喋不休的与叶平解释,说来说去就想要一个人自由飞翔。

被吵的极其烦躁时,叶平打算念紧箍咒时,当场大狱怨魔老实了,连忙闭嘴,生怕又来一遭。

不过就在这时,大狱怨魔脸色不由一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灵魂补丁 港综从监狱风云开始 我只想安静的画漫画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他把世界玩坏了 我是王富贵 一不小心来到远古怎么办 开局召唤一只小骷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