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追书

字:
关灯 护眼
悟空追书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二百零三章:父子相认?【新书求一切】

第二百零三章:父子相认?【新书求一切】(1 / 2)

     天才一秒记住「悟空追书」地址:www.wkzs.com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更新最快!

苏长御的确有些搞不懂了。

夏帝和太上玄机这段时间,有事没事就问自己父母。

也不知道这两人为什么这么好奇。

不过苏长御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

“我并不知我父母在何处。”

苏长御开口,给予了回答。

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一直问这种问题,但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随便问问都能知道。

“不知父母在何处?这是何意?”

太上玄机忍不住继续问道,他知道这是夏帝想要询问的事情,所以他帮夏帝问出来了。

苏长御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将目光看向远处,是前崖下。

苏长御看着还在指挥工匠的太上玄机,而后缓缓开口道。

“我们宗门所有人都是孤儿,从小便不知父母是谁。”

“师父说,几十年前,青州有两位元婴修士大战,打崩了不少山脉,导致青州大难,出现了许多遗孤。”

“我们运气好,被师父救下来了,虽然日子过的一般,可至少有吃有喝。”

不知为何,苏长御有些罕见的多说了几句话。

或许提到了未曾见过的父母,也或许是莫名的感慨。

此话一说,夏帝眼眸当中,露出了一抹异色,而太上玄机也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了。

苏长御的相貌,与夏帝年轻时十分相似,如今更是孤儿,再加上刚刚遇到苏长御,大夏便出了一位天地大儒。

想不承认苏长御不是十皇子,都有些难了。

也就在这时,夏帝的声音响起了。

“你想念你的父母吗?”

夏帝询问时,带着一些小心翼翼的感觉。

眼神当中甚至还有一些紧张。

“不曾见过,何谈想念?”

然而,苏长御的语气更加平静。

有没有想过父母?

苏长御想过,但准确点来说,不是想念父母,而是想过自己父母是什么人。

只是,这八个字,让夏帝莫名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了。

是啊,不曾见过,何谈想念。

都没见过亲生父母,为什么要去想念呢。

“那,你觉得你父母是什么人呢?”

夏帝继续问道。

是什么人?

苏长御皱了皱眉,愈发觉得夏帝有些古怪,不过末了,苏长御还是给予回答。

毕竟夏帝给自己买了这么多衣服,若是不回答的话,万一下次不买怎么办?

“能生出我这种天才,想来我父亲应该是万中无一的存在吧。”

苏长御很认真地说道。

此话一说,夏帝眼神当中莫名出现一抹自傲,只是不等他继续说话,苏长御的声音响起了。

“不过老夏,你儿子应该很普通吧。”

苏长御很直接,一句话说的夏帝有些沉默了。

噗。

一旁的太上玄机有些没忍住,不过很快恢复常色,然而苏长御也看在眼里。

“老玄,你也别笑,看你的样子,估计你女儿长得也不怎么样。”

“我知道你们两人的心思,无是想将女儿嫁给我。”

“不过,老夏,老玄,你们两个朋友,我苏长御交了。”

“但这种事情,不要再提了,我苏某人,不好女色。”

苏长御很认真地说道,他虽然不理解这两人为什么一直询问自己父母,但联想他们二人之前说过的话。

苏长御下意识认为,这两人是真想给自己介绍道侣。

只可惜的是,自己不好女色。

被苏长御这么一说,太上玄机也笑不出来了。

他有些郁闷,若不是看在苏长御疑似大夏十皇子的情况下,他绝对要与苏长御理论一番。

什么叫做自己女儿肯定不好看?

你知道什么叫做沉鱼落雁吗?你知道什么叫做闭月羞花吗?

十皇子就了不起?十皇子就可以诋毁我?

太上玄机牙疼,但明面上还陪着笑。

夏帝还好,所谓不知者不怪,再者就是,哪怕苏长御但再如何,他也不可能怪罪苏长御的。

“那你恨不恨你父母将你抛弃?”

夏帝开口,这句话十分突兀,也显得有些心急,莫说苏长御了,即便是太上玄机也觉得夏帝有些急了。

面对夏帝的询问,苏长御的眉头更皱了。

他不明白夏帝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亦或者是想要说什么。

即便是为了他女儿,也不至于问的这么仔细吧?

看着夏帝,苏长御目光变得有些深思,一时之间,夏帝莫名紧张起来了。

太上玄机沉默不语,他知道夏帝是彻底心乱了,否则的话,他身为大夏王朝的帝王,怎可能会乱了心?

但太上玄机也知道,夏帝对十皇子极其在乎。

不仅仅是因为十皇子生来不凡,最主要的是,十皇子的母亲,也是夏帝最宠爱的妃子

她生下十皇子之后,便离奇死去,据说是因为皇妃得了一种怪病,诞下子嗣,便会死去,任凭神仙来了,也就不回来。

所以夏帝极其宠爱十皇子,若不是十皇子离奇消失,说实话太子的位置,绝不可能落在夏乾身上。

也正是因为如此,夏帝的心才会乱了。

面对苏长御,他心乱如麻,才会屡屡出现不该出现的错误。

但他是帝王,这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所以太上玄机没什么好说的,但他也明白了一个道理。

夏帝是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无情。

面对夏帝的问题,苏长御选择了回答。

他很平静,注视着青云道宗,而后缓缓开口道。

“恨!”

他淡然开口。

只是此话一说,夏帝心头不由一疼,他想要解释什么,可他又知道,自己又不能解释什么。

但很快,苏长御摇了摇头道。

“我恨,但并不是恨我父母,我只恨天意。”

“青州之难,也并非是我父母能够阻止的,或许他们在那场灾难之中,早已逝去了。”

“我知道,他们肯定也不想这样的,我师父说,这天底下除非是万不得已,不然的话,没有父母会抛弃自己的孩子。”

苏长御开口,如此说道。

这个回答,让夏帝莫名鼻头一酸,但他是大夏的帝王,不可能落泪,也不会落泪。

“那你想不想你父母?”

“亦或者是说,倘若有一天,你的父亲出现在你面前,你会接受他吗?”

夏帝又继续问道。

只是这个问题,更加隐私了,苏长御摇了摇头,显然不想继续牵扯这个话题

显得十分随意道。

“还是算了吧,若他们还在人间的话。”

“我希望他们能过的好一点,最好再生一个,也不要牵挂我,我也不用牵挂他们。”

“青云道宗是我的家,我虽没有亲生父亲,但掌门胜过我父。”

“老夏,老玄,往后这种问题就不要问了,我最后重申一遍,我苏某人不好女色。”

苏长御一本正经地说道。

紧接着将夏帝和太上玄机送入客房当中。

不得不说,经过太华道人这番折腾,客房的确高档了许多。

“老夏,老玄,你们住在此地。”

“若有什么需要,喊一声即可。”

“我还有事,要先行告退了。”

苏长御开口,虽然多说了几句话,可每句话都极短,尽显高人风范。

他打算安置好夏帝和太上玄机后,直接离开。

走了这么长的时间,的确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同时还要给叶平制定魔鬼训练。

所以要早些回去。

“好,这些日子小友也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太上玄机开口,夏帝点了点头,两人面容上带着笑容,目送苏长御离开。

待苏长御离开后。

夏帝眼中依旧含笑,足足过了好一会,这才将这份喜悦,藏在心中。

过了一会,夏帝开口,没有看向太上玄机,而是注视着远处的平房道。

“没想到他居然住在这种地方,当真是委屈了他啊。”

夏帝开口,他还没有完全确定苏长御是不是他的亲生骨肉,却已经把苏长御当做流落民间的十皇子。

夏帝的言语之中,充满着心疼。

而太上玄机也跟着开口道。

“是啊,长御看来是吃了很多苦,不过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长御虽然吃了这么多苦头,但也得到了成长,比那些娇生惯养的人要好。”

太上玄机如此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朕那些皇子公主,一个个都是娇生惯养的?”

夏帝开口,语气无比平静。

“陛下误会。”

太上玄机一愣,他这话也没错啊,这也能找我麻烦?

不过很快,太上玄机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显然是刚才自己偷偷笑的事情,被夏帝给记住了。

太上玄机有些郁闷,果然伴君如伴虎。

“误会?敢情不是你家的儿子,若是你的儿子,吃得这么差,住的这么差,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你不会心痛?”

夏帝没好气地说道。

太上玄机没话说了,他难以想象,一向圣明的夏帝,怎么突然变得这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灵魂补丁 港综从监狱风云开始 我只想安静的画漫画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他把世界玩坏了 我是王富贵 一不小心来到远古怎么办 开局召唤一只小骷髅